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大帝国 >  正文内容

2016好记者讲好故事五分钟励志演讲稿

来源:才人淑女网    时间:2019-09-24




  导语:做成一件事,收获一份感动,同时培育一个讲故事的人,把他讲故事的潜能发挥出来,这于记者来说,也是一种欣喜。下面是2016好记者讲好故事五分钟励志演讲稿,欢迎参考。

  篇一:好记者讲好故事五分钟励志演讲稿

  2011年3月的某一天,一个叫黄宏成的台湾人,回到老家福建南靖县梅林镇梅林村黄氏祖祠祭拜,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他和20多位黄氏后人,齐刷刷地匍匐于地,亲吻脚下的土地足足12秒。让人更没想到的是,这只是黄先生亲吻大陆30多个省和台湾319个乡镇大地泥土的数百个12秒中的一个场景而已。

  2012年,我成了一名驻台湾记者。去往机场的路上,一眼望去,都是尘土飞扬的工地,有红澄澄的、也有黄澄澄的,司机告诉我,那是红壤和黄壤。俗话说,一方水土,养一方人。海那边的水土,不知是否包容得下我这来自大陆厦门的小女生?

  一下飞机,就直奔市区,蔓延的绿意,怎么也遮不住台湾泥土的颜色,同样的红澄澄、同样的黄澄澄,我一时间竟忘了自己方才曾在两岸之间的起落。

  “小姐你是从大陆来的哦,那你会唱‘起来’那首歌吗?”台湾司机这么一问,我才回过神来,有点迷茫地问,“‘起来’是什么歌?”弄了半天才搞懂原来他指的是《义勇军进行曲》。

  于是,在海的那一边,我第一次唱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》,竟然是在出租车上,和一位司机大哥。

  去年中秋,我去台南麻豆采访当地的文旦祖师爷――买郎宅郭家。初见郭老先生,他头上戴着绿营选举造势的帽子,对我们的采访极为抗拒。老人家连连摆手说:“不要采访啦,你们大陆人来台湾,赚钱的是你们,又不是我们。”我当即用闽南话回答:“阿伯,我就是在大陆吃到你们麻豆的文旦,才专程来采访您的。”看得出来,我一开口,他很吃惊,“原来你们也会讲台语哦。”我告诉他,不只是我,在大陆还有两千万人,每天都说着和他一样的闽南话。

  原来在海的那一边,有时只需要一段乡音就能够弥合那长长又深深的心隔。

  在高雄左营,我们见到了祥和里里长刘德文,12年来他坚持着一项“特殊服务”,义务帮助辖区内的老兵将骨灰送回大陆。当航班抵达老兵故乡时,他坚持骨灰盒必须先放地上一段时间,按他的说法叫“走地”,让老兵可武汉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以第一时间脚踏家乡的土地;他的服务专用袋,是喜庆的红色袋子,用来安放老兵的骨灰盒,他说,对中国人来说,落叶归根是喜事,这是中国人的伦理。

  原来在海的那一边,他们也会用心贴着土地,用梦裹着情谊,更会用回家的陪伴去消弭游子远走的距离。

  今年6月,大陆国台办主任张志军访台,成为第一个到访台湾的大陆对台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。那天他前往拜访高雄杉林区的一处木瓜果园,很多当地果农拿着各式各样的小物件,热情地向张志军索取签名。一位果农手里拿着写有“张志军”三个大字的斗笠爱不释手,他说,他要把这顶斗笠带回家挂到墙上,留作纪念。问他为什么,他说:“因为这位大陆高官说话很实在。”

  原来在海的那一边,在一样土地上着笠耕作的人们,虽说谁都有谁的好恶喜厌,但谁也都有谁的乡里乡情。

  那里的人,和我们说着一样的语言;那片土地,和我们有着妈祖关公的文化传承。但总有一些情境,还是敌不过可怕的政治操弄。我被一个司机在半路上丢下过,就因为我是大陆来的。一路走回,脚底仍旧是红壤和黄壤的交合,这样的遭遇,并没有让我模糊那片土地的颜色。因为,那片泥土有温度,记者往往是第一个感知其人情冷暖的群体;因为,那片泥土有尺度,记者往往是第一个用其来丈量心与心距离的群体;因为,那片泥土有跨度,记者往往是第一个体验超越分歧寻求共识的群体。

  海的这一边和那一边,多少有着事实上的距离,但正如台湾诗人向明所写:铜墙的壁垒呵,终不敌亲情的柔指,轻轻一推,就踉跄地闪了过去……不是吗?

  现在是2014年的年末,我不知道,现在黄先生的吻,落在哪里;但我知道,半个世纪的风,无论隔着怎样一湾海峡,扬起的都是同一把泥土。

  篇二:好记者讲好故事五分钟励志演讲稿

  我是新疆人,在新疆出生、长大,新疆是我的家乡。

  第一次去内地,很多人问我:“你们是不是住在蒙古包?是不是每天都会骑着毛驴或者骆驼?你应该特别会动脖子吧?”说实话,我还真不会。

  第二次去内地,有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女孩问,是新疆人吗?我说是,她紧接着说:“哇,好恐怖啊!”我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。

  新疆,到底怎么了?那一份人们眼中丙戊酸钠一般吃多久可以停药熟悉的向往哪里去了?为什么多了这些陌生的疑惑和距离呢?

  大学毕业,我成为一名出镜记者,手中有了话筒和笔。我不知道是否能够回答大伙对新疆的疑惑,但我知道自己所采访的每一个新疆人,能够告诉大家,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新疆人。

  周丽娜,48岁,东北人,村民们亲切地叫她周大姐,她还有一个特别响亮的维吾尔族名字,古兰丹姆。

  20年前,周老师还是个年轻姑娘,她在沈阳认识了在当地卖羊肉串的新疆小伙乃斯如拉。一场关于羊肉串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  周大姐跟随乃斯如拉大哥回到了万里之外的家乡卡依拉克村,全村2700多人都是维吾尔族,只有周老师一人是汉族。村里的孩子们几乎不会说汉语,她也就成了当地的一名乡村女老师。我问大姐:“以后会不会回东北?”大姐只是简单地说:“我早已是一名新疆人了。”

  同胞们,你们爱的,也是我们爱的,你们恨的,我们同样恨!

  说到新疆,说到新疆的记者所从事的工作,不得不说说反恐维稳报道;说到反恐,又总是不得不直面鲜血和泪水,而在这背后,我看到的是坚强,是信念。

  2013年4月23日,巴楚县色力布亚镇发生严重暴力恐怖案件,我们第一时间赶赴现场采访。在当地,我见到了一位79岁的老父亲,老人家坐在家中的院落里,头上缠着白布,眼神笃定,沉默不语。就在23号早晨,他与女儿说好中午在亲戚的婚礼上见面,但他并没有等到女儿。因为在案件处置中,15名公安民警、协警和社区干部英勇牺牲。他的女儿就是其中一名社区干部。约定的婚礼地点离案发现场只有200多米。他总觉得女儿没有离开,一会儿就会推门进来。

  采访中,悲伤的老人始终挺直着脊梁,没有掉一滴眼泪,他的坚强,他的尊严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这位老人叫买买提・卡德尔,女儿叫月热古丽・买买提,他们都是新疆人。

  协警努尔买买提牺牲了。他的哥哥与我相对而坐,沉默中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快拧成了麻花。他说:“我恨暴恐分子,我也想当协警,去抓他们。”

  民警海力力・吉力力因为和暴恐分子搏斗,头部和背部多处是刀伤,他告诉我:“我要赶紧好起来,我要回去,回去完成牺牲战友未完成的事业。”

  这个夏天,我还见证了墨玉县万人围捕暴恐分子的场景,在千引起癫痫发作的原因万群众的大围捕中,暴恐分子如过街老鼠一样一个个落入法网。

  是啊,你爱的,就是我爱的,你恨的,也是我恨的,因为我们是同胞!对于暴恐分子,新疆人是最直接的受害者,没有谁比新疆人更恨他们。什么才是真实的新疆?才是真正的新疆人呢?就像我采访的他们――当代雷锋庄仕华、《中国好声音》帕尔哈提、《中国好舞蹈》古丽米娜、“中国十大最美村官”刘国忠、草根慈善家阿里木、切糕王子阿迪力・买买提吐热……

  我讲述的是新疆人的故事,是他们教会我如何成为一名真正的记者。同胞们,朋友们,去吧,去新疆看看,去跟顶天立地的新疆娃娃交交朋友。到那个时候,别忘了回过头再大声说一句:这,就是新疆人!

  篇三:好记者讲好故事五分钟励志演讲稿

  我的演讲,要从今年7月20日播出的一条新闻说起。

  “稍早之前,我们的《新闻报道》和《七分之一》栏目报道了本台记者潜伏上海福喜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线,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卧底调查。发现工厂随意使用过期原料,将产品次品重新混入生产原料当中等问题。福喜公司是美国欧喜集团在上海的分公司,位于嘉定马陆工业园区。主要为麦当劳、肯德基、必胜客、全家超市等知名连锁企业提供成品或者是半成品。”

  相信很多人对这篇报道还记忆犹新。又是食品安全!还是发生在现代化“中央厨房”式的大型食品企业。这无疑是一个新的重要课题。在追问这一事件的过程中,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,谁是这次报道的英雄?平心而论,我的这些同事堪称英雄。

  对大型食品工厂的拍摄难度非常之大。在所有外围调查都没法拿到直接证据的情况下,他们决定卧底调查,可以说,这是获取真相的唯一手段。他们每天在生产线上工作近10个小时,搬运货物上千件,重量近10吨。一位同事曾连续工作20天,手部肌腱都断裂了。在福喜,对员工活动区域的管理非常严格,同事只能利用休息和午饭的半小时,在厂区走动进行调查工作。一天下来,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,有时连水都喝不上。同时,这样的调查必须严格遵守新闻界公认的隐蔽式采访规范,比如不做钓鱼式、诱导式的采访,只是忠实记录看到的事情,以确保新闻真实性。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就像一个“人体探头”。这样下来,每天疲惫不堪。有一次,工友叫同事晚上吃饭。同事竟然神情恍惚地回了句,“不用了,武汉市哪家癫痫病医院较好我还得回去剪片子。”事后想一想,真后怕。

  更大的压力来自于精神。两个半月时间,他们在工厂附近租房子住,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。他们不能告诉家人、朋友自己在做着什么。一位同事的爱人做手术,他去看了一下,就回到工厂。他怕家人多问,也怕因为旷工被除名,让调查前功尽弃。

  虽然历尽千辛万苦,但出于安全考虑,今天只能由我来讲这段故事。也许他们永远无法走到台前,但这个舞台应该有幕后英雄的一席之地。因为在他们心中始终牢记一句话――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。”

  同事调查完成,我接过了接力棒。那天的直播中,专家连说三次“无语”来表达愤怒。但我想,媒体不能只传递情绪,舆论监督要揭盖子,更要促进问题的解决,富有建设性。在节目中,我向专家和记者抛出20多个问题。一个大型企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行为?如何杜绝类似问题发生?面对新情况相关部门该如何加强监管?各档节目也持续关注,记者深入追踪。我们希望通过追问促进制度的完善,推动食品安全的篱笆扎得更紧,让公众树立对食品安全的信心。

  报道播出后,引起上海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。相关部门立即展开调查。美国欧喜集团也声明道歉。

  如何根据举报线索,通过深入和独立的调查去了解真相,责任落在了我们新闻工作者的肩上。

  这不仅是我们应该做的,也是我们必须做的!因为这是人民的需求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,是我们新闻工作者永远的追求。那天我在节目最后说了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常说快餐是垃圾食品,但是没想到我们吃的真的是垃圾。希望相关的企业和部门尽快给公众一个答案,也希望这个黑洞能够尽早堵住。民以食为天,食以安为先。”

  这段话并没什么精彩之处,但它代表了公众的声音。面对人民的需求,媒体可能无法给出最后的答案,但发现问题,探寻真相,寻找解决的办法,是新闻工作者矢志不变的责任与坚守。尤其当遇到事关公共利益的重要问题,更是要知难而上。

  说到这里,人们不禁要问:究竟谁是真正的英雄?一句话,人民和回应人民需求的人才是真正的英雄!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啊。现在是2014年的年末,我不知道,现在黄先生的吻,落在哪里;但我知道,半个世纪的风,无论隔着怎样一湾海峡,扬起的都是同一把泥土。


© zw.pnvxk.com  才人淑女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