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橙酒汁 >  正文内容

说什么再见亦是朋友,都是骗人的。

来源:才人淑女网    时间:2019-09-29




  我记得你最喜欢的水果是樱桃,最讨厌的是香蕉。我记得你吃卤肉饭喜欢搅拌,点汤饺饺子和汤要分开。我记得你一周要跑三次步,一次至少53分钟。

  我记得关于你的一切,那么,你还记得我吗。

  如果你也有故事,欢迎分享给我们,投稿邮箱:

  《春天该很好,你若尚在场》

  文丨水 蜜 桃 

  1

  电话打进来的时候,颜雨正在做白切鸡。

  洗干净的鸡丢进锅里,整只鸡浸泡在沸腾的水中,姜片随着沸腾的水从这一边滚到了那一边,完全不受控制,就像不受掌控的人生。颜雨时刻盯着挂在墙上的分针,十分钟后,她用筷子将鸡捞了起来,倒出鸡肚里面的水,接着又将鸡放到锅里。颜雨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,只是以前听母亲说过,这样做出来的白切鸡皮脆且滑。

  但无论颜雨做了多少次白切鸡,依然做不出母亲的那个味道。

  大概煮了十分钟后,颜雨又将鸡捞了起来。

  旁边备用的冰块一块块,像晶莹剔透的钻石。颜雨将鸡放入装满冰块的器皿中,她才空出手接起电话。她开了免提。

  “炳胜,我正在做白切鸡,今晚我们吃白切鸡。”

  “阿雨,今晚我不能过去你那里了。我要回荃湾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颜雨的情绪由最初的兴奋转为低落。明明很失落,明明很想他来,但她又不得不强装懂事。

  “我看天气预报,晚些时间会刮台风,你最好不要出去。过几日我会过去看你。”

  颜雨没有回应李炳胜的话,她想起白天特地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去深水埗买鸡。她住在将军澳。

  菜市场的档主几乎个个都认识颜雨,热情地称呼她为李太太。

  “李太太,买鸡啊,今日的鸡很新鲜,入关时间都没有几个钟呢。”

  “我先生老是嚷着要吃白切鸡呢。”

  “李先生真有福气。”

  其实,档口的人根本没有见过这位李先生,只是之前颜雨住在鸭寮街,人来人往,闲言闲语总是有的,见一个人买两个人的菜,自然有人会多嘴问几句。起初颜雨只是笑笑,后来便有人开始问“先生贵姓啊,工作是什么啊,哪里人啊”。

  挂了电话,台风就刮起来了,吹得窗户乒乓作响。摆在灶台上的鸡已经完全将冰块融化,武汉治儿童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金黄色的皮变得透亮,旁边切好的姜葱末已经褪去了水份,变得干瘪。

  颜雨将鸡捞了起来,拿在砧板上,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。

  调好佐料,为自己盛一碗饭,她坐在四十平的公寓里,任凭外面狂风暴雨。一点胃口都没有。索性,她将整盘鸡和佐料都倒进了垃圾桶,仿佛将自己的坏情绪也一并倒出。

  其实,她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李太太。

  就在这时,电话再次响起,她以为李炳胜又改主意了。

  “喂。”

  “喂,是颜雨,颜小姐吗?我这里是弥敦道582号。”

  颜雨的心紧了一下。

  “嗯 ,什么事。”

  “是这样,我们这边有位病人叫张克明,我们翻遍了他的手机,只有你的手机号码,你可不可以来医院一趟。”

  颜雨迟疑了半晌,无奈地吐出了一个字。

  “好。”

  2

  颜雨来不及化妆,顶着素颜在玄关处顺了一把黑色长柄伞便出了门,期间,李炳胜再也没有来过电话,连信息都没有。似乎一切都安排好了一样。

  张克明因为酗酒过量洗了胃,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真正醒过来,其实颜雨知道他是装的,她对他了如指掌。毕竟,她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数起来有十个手指那么多。

  “你也不要装了,医院的费用我已经缴过了,睡醒了就回家吧。”

  张克明突然坐了起来并咳嗽了几声。奈何他不是演员,连装的耐心都没有。颜雨站起来转身往门口走,张克明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“阿雨,对不起,我这次是想要跟你真正的告别了。我要去上海了。如果你在香港呆不下去,你可以来上海找我。”

  颜雨没有理会张克明的话,高跟鞋细细碎碎的声音渐渐消失在医院的长廊上。

  与张克明的故事说来话长,而与他的分手,三言两语便可说完。

  那日,明明出门前还是天气晴朗,一出门便下起了倾盆大雨,颜雨的衫角被淋湿了一片。她的眉眼蹙起,有点担忧,“怎么办,衣服都湿了。”

  “没关系的,我爸妈都是不拘小节的人。”张克明暖心安慰。

  一进门,张父在看足球比赛,张母则在厨房炒菜,抽油烟机嗡嗡声和喝彩声仿佛都比颜雨有存在感,三个人相互点了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,见面会草率地开始也草率地结束。

癫痫失神发作的用药

  回去的路上,颜雨心不在焉,内心忐忑,“你说你爸妈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  “傻瓜,我爸妈就是这样,平时对我都是这样,如果他们对你跟对我一样,那不就是拿你当家人了嘛。”

  颜雨半信半疑。

  刚开始的几个月确实风平浪静,平静得令颜雨有点坐立不安。后来每每颜雨提起那天去张克明家里吃饭的事,张克明就会莫名的烦躁,从两个人拌嘴,到最后的大吵,直到张克明说出,他爸妈并不同意他们结婚。

  张克明的父母之所以反对,正是因为颜雨是在酒吧上班的调酒师。

  3

  颜雨就是在酒吧认识李炳胜的。

  那时颜雨和张克明已经分手三个月,颜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伤春悲秋,成年人的世界充满了现实。可她偏偏又死性不改地期待童话故事。

  颜雨以为李炳胜会是她最后的一个童话故事。

  那段时间,李炳胜喜欢坐在吧台角落的位置,经常点一杯蓝色玛格丽特。来酒吧喝酒的多是白天在大厦里上班的高级白领,他们穿西装打领带,三五成团来酒吧喝闷酒。唯独李炳胜是独自一个人来。他的声音很温柔,眼角的鱼尾纹笑起来折成一团,小麦色的肌肤将两排牙齿显得更为亮白,气质有点像日本男星西岛秀俊。

  “你好,一杯玛格丽特。”笑容满分。

  一个星期有五天的时间都会看到李炳胜的身影,静静的坐一个钟,有时候是两个钟。慢慢熟络起来后,在颜雨不是特别忙的时候,他跟颜雨聊起当天的天气。方式其实很老套。

  “过几天又要刮台风了,这天气真是变幻多端。”李炳胜的港普说起来有点滑稽,令人为难,但颜雨觉得非常可爱。

  “是的,李先生。”

  “颜小姐哪里人?”

  “福建人。”

  “为什么来香港。”

  “因为喜欢香港。”

  颜雨只讲了前半句,后半句她自动删去了,其实,当初来香港是因为香港有张克明。

  再次见到李炳胜是一个月后,他照常点了一杯玛格丽特。

  这次谈话明显比前几次放松了许多。

  “李先生,好久没有见到你来了。”

  “去北京出差了。”

  “北京好玩吗?”

  “其实,怎么说呢,每个城市都差不多但又有点不一湖北正规癫痫病医院样,这次回来,发现我又更加爱香港了,我想是因为有特别的人在这座城市吧。”

  不知道是李炳胜的笑脸太过迷人,还是这酒吧暧昧的灯光,颜雨有一种直觉——她快要恋爱了。

  4

  李炳胜第一次去颜雨的家,逼仄的楼梯只容得下一个人,他跟着颜雨爬了七楼,一边喘气一边对颜雨说,“阿雨,你实在太不容易了。”

  十平米的房间应有尽有,门边摆着电磁炉和冰箱,洗衣机嵌在墙壁上,洗手间的马桶刷得亮程程的,单人床上铺着彩虹色的床单,衣架上挂满了似乎刚刚烫好的衣服。小小的窗口折射进来那一点点光似乎是颜雨生活的全部希望。

  与其说是那点光,不如说是李炳胜给了她在香港继续生活的勇气。

  除了那道长长的楼梯,可以说李炳胜是非常喜欢颜雨的家了。

  刚爬上七楼,李炳胜已经觉得体力散尽,连有点肚腩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。他十分不客气,说话的口吻有点像丈夫向妻子撒娇,“阿雨,我有点饿了。”

  颜雨也听话,转身帮李炳胜煮面。

  一碗面,颜雨做得十分讲究。煮开水,将泡面丢进去,再上面窝一个蛋,撒上备好的葱花和自己码好的酱,简直和外面餐厅做的没什么两样。

  李炳胜几乎是一口就吃完了它。

  “阿雨,我可以经常来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

  搬离鸭寮街的住处后,颜雨便住进了位于将军澳的公寓,那是李炳胜帮她租的房子。

  住进新房子的第一天,李炳胜出差了,颜雨一个人收拾房间,她望着空荡荡的客厅,突然想起了张克明,想起她和张克明的相遇。

  第一次来香港旅游,颜雨是和大学室友一起来的,两个人在星光大道合影,随便找了个路人帮她们拍照,而巧合的是,那个人就是张克明。

  十年前的张克明跟普通港男没什么两样,小麦色肌肤,笑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有点阳光。

  后来张克明问颜雨,那天那么多人为何偏偏选了他。

  颜雨不假思索地回答张克明,“因为第一眼感觉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。”

  5

  以前乡下有个算命先生给颜雨算命,说颜雨命好,就是感情不太顺利。

  对于李炳胜提出的分手,颜雨没有感觉到意外。自从那次台风过后,李炳胜就像人间蒸继发性癫痫病能治疗好吗发了一样,没有再来过将军澳的公寓。

  那天,颜雨准备坐地铁去深水埗买桂花鱼,因为李炳胜说过她做的鱼最好吃了,出门前她发了一条信息给李炳胜,直到她将鱼做好也没有收到李炳胜的回应。

  无奈的颜雨只好拨了电话过去,第一次拨通了没人接,第二次嘟了两声被对方挂断了。直到凌晨一点钟,颜雨刚准备睡下,李炳胜的电话进来了。

  “喂,阿雨,你睡了没有。”说完这句话的李炳胜,干咳了几声。

  其实最终什么结果,颜雨都知道。

  “没。”

  电话那端一阵沉默。

  “就是,那个……阿雨,我跟我前女友复合了,我和她还是有感情的,你懂吗?所以我不得不跟你分开,对不起,希望你能够理解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放心,你还可以住在公寓里,我已经付了一年的房租了。”

  “那就,再见了,阿雨,祝你幸福。”

  没有真的爱过才会坦然地说出“祝你幸福”这样的话吧,颜雨想。她说不出口这样的话,她只知道自己再一次失恋了。

  刚开始,她感觉到世界崩塌了,过一会,她就恢复过来了。如果用地震的震级来形容的话,李炳胜在她心里不过是二级小震而已。

  颜雨的童话梦又碎了一次。

  隔天,颜雨便搬出了公寓,她没有告诉李炳胜。拦了一部的士去了星光大道,她望着夜幕下的维多利亚海港,内心无比平静。

  “真是个大混蛋啊。”

  6

  颜雨正在厨房炖一锅鲜笃笋,笋是白天下班的时候去菜市场买的新鲜笃笋,腊肉是上个星期在超市买的,颜雨还特意加了金华火腿,沸腾的锅里散发出来的烟雾在空中盘旋,窗外面的法国梧桐树正发着嫩芽。

  春天的上海又令人多爱了一分。

  今天的颜雨三十二岁了,她记得张克明说过的那句话:无论我们是否真的可以一起白头到老,但是你每年的生日我不会缺席。

  “Happy b,阿雨。”

  编辑:小药草

  配图:《喜欢你》

  投稿

  ↓ 你遇见ta的时候是什么季节?↓

上一篇: 没有了

下一篇: 无尽的想念

© zw.pnvxk.com  才人淑女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